一葉知黃

葉宿。多指教。

我要励精图治(..)

现在官方好像在推测关于方神的时期问题,从一期到二期这个free倍儿爽。

我要去给我的脸贴好防护,找许赋借个盾也行。不然脸太疼一会离家出走我还要去贴寻脸启示。

你们看见我的脸了吗?(划掉

而且看着方士谦们知道这个事情


-快打我!!!快打我!!告诉我这是梦!!!

-给他一脚)醒了吗,醒了来打我。我肯定也在做梦。


然后小冬是女号这个问题。

嗯。

嗯...。

还是个D..。

(哔)我的牛奶呢!!!!!!!

莫名其妙开始心疼起柏清来xx

'挂这儿算是给大家都提个醒,虽然还只是推测但是都把脸护好。从现在开始挑笔写文,欢迎点文。在主页可以找到!放暑假我就开始浪了(错觉

那么请多指教!!然后你们来找我玩儿啊!!!xxx

每天对着卷子我都要难产死了(...)

催文也欢迎!我要开始磨笔dao了,做个帅气的战法刷图文去!

占tag一级抱歉!!!!!


圣诞惊喜

下午好。

以及归云前辈生日快乐!:D抱抱他

半个小时的产物我来不及改了(.

总之前辈生日快乐!!!!

————————

    等白雪稀稀拉拉的降临地面,街上到处都有圣诞老人纷发礼物,荣耀发布了圣诞活动,王杰希总算反应过来时间过得那么快。

   从电脑前起身去倒杯水,动作细微却刺耳,在空荡荡的训练室里突兀的像是怪胎,墙壁上挂着12.25日期的日历,虽然有点空落落的,但是这一年就要过去了。

    东西用久了就扔是王杰希一贯的作风,他没有小女生那种念旧情怀,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收集癖好。大男子主义是每个男人心里的航行标。

   唯独这个。

   理了理手里的合影王杰希无可奈何的拉了拉嘴角,眼里的宠溺几乎要溢出来般,多的剩余。能接受的人,现在估计在美国和他的队友阖家欢乐团结幸福安康。

   现在已经没有人会笑的一脸温柔的叫他小队长,没有人会大晚上偷偷给他送东西吃,没有人会在他做错事之后抿抿嘴唇把他抱紧怀里低声安慰,然后对外界露出个礼节性微笑把他护在身后把错误独自包揽。

    也许一切都该拜读于王杰希树立起来形象和最初的微草队长跑偏了那么一点儿,不过他发邮件过来说他做的不错的时候王杰希还是挺高兴树立起这个玩意的。

    瞅了眼日历,王杰希打算春节回家看看父母。上网订火车票的时候,却有人敲响了门框。

   “咚咚,咚。”

   非常轻快的,带着点节奏敲进王队长心里。王杰希如梦初醒一推桌子就站了起来,想也没想就冲到门口,懊恼着怎么这么急躁。

     之前也是这样。王杰希刚刚来到微草的时候,训练室的门就是这么被他敲开的。

    不过好歹方士谦在美国那边,可能性不怎么大。之前高英杰敲门就是这样,吓得王杰希还以为方队长今天没吃药。

     打开门之后只有一个箱子,很庞大的箱子。箱子表面什么都没有。愚人节过去很久,下一个愚人节还得等明年。

      箱子里突然跳出一个人影结结实实扑他个满怀,还带着点飞机机舱的味道和新雪混杂在一起。

      那么可能性只有一个——

    “圣诞快乐小队长..不,杰希。先吃晚餐还是先被我吃?”

     眼睛笑的都眯起来了呢,王队长。

    ——————

赶出来的生贺为啥写到圣诞节去了。安详。


点文

那么来点文吧!也请大家监督我写完x

hmm。以上!肉也可以!!

想炖肉但是没勇气(你的文笔真的可以!!??

当然自己再点cp也没关系..不吃喻黄或者拉郎配对不起。bg只写韩戴,除开bl,bg不写肉抱歉(´•ω•`)

想了想改了.你们敢点我就写。肯定是在暑假才动笔而且进度龟速。x

如果可以的话加上梗很不好!!不加也没啥。不过梗废要跪[..

(葉黃)骑士向加冕典礼上的公主/王子宣誓忠贞(未完)

各位早安。還是我(.. )

葉宿。請多指教。那麽——閱讀愉快。雖然沒寫完(等等

2°骑士向加冕典礼上的公主/王子宣誓忠贞

  叶修总是会在那个阳光如同蜂蜜一般甜美的下午,在叮咚作响的小溪边遇到黄少天。他或许是躺在椅子上休息,要不就是在那个破烂不堪的巨大石阶上看书。总是能在这个时间点邂逅,两人以外的都没有过多惊讶。也许是心有灵犀,也许是苍天有意。

  黄少天顶着还未被世人认可的皇冠偷偷瞅了眼叶修。对方正专心致志的擦拭友人送给他的金属利剑,虽说保养很好,但他从来没看见过叶修用它上过战场。而且这把剑也莫名其妙的看着眼熟,好像小时候见过。

  叶修很快注意到旁边小小王子的出神,干脆停下擦拭把剑收回到剑鞘里冲他湛蓝如海一般的双眸里露出个笑容。

  “今天王子好兴致?对我的佩剑感兴趣?”

  “哪有啊。叶不修擦你的剑去别打扰本王子观摩资料复习.....还我书来?!你看得懂吗不懂可不要跪着求我请教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哼哼哼。”

  叶修无意看进去几个字,随意翻动书页。黄少天仰着头去看叶修。也许是因为刚刚的训练,汗珠还没有干透。嘴角总是挂着一缕若有若无的弧度。在阳光下那么美好。

  但是这样抵消不了上次黄少天在战场上看见叶修时他手中挥舞的那把剑百发百中,对于敌人毫不心慈手软。几乎是杀红了眼一般。用敌人的血肉磊起斗神的称号。

  黄少天又把目光落到小溪里,里面的鱼儿在清水里自由自在的活动。森林里,鸟儿冲着天空高举翅翼。草地间,野兽带着自己的后代一闪而过。

  自己呢?徒有荣华富贵处于万人之上,困在金制笼牢卸下双翼求不得一丝自由。

  黄少天望着小溪发呆,被叶修猛的一拍差点吓得滚到小溪里。碍于皇家的家训又未能爆粗口

  “我...。叶修你要造反啊?来人啊来人啊把这个奸臣给我绑下去!”

   “你明天加冕?”

  叶修状若无意的问了一句。眸子里带点像是晨曦里的微光。

  “是啊。但是我还没想好要选谁做骑士啊你要是跪下抱大腿的话我说不定能....”

  话还未完.叶修晃了晃手里的佩剑勾起个弧度。

  “想好骑士是谁了?”

  黄少天没去看他,心里扭成一团。母亲要自己挑选骑士果然没个底。摇摆不定,又好像心中有了答案。

  “国家机密,不说。”

  黄少天最终把手里的书一合站起身来拍掉身上的尘埃。朝着皇宫的方向回程。叶修走在他后面一言不发,望着面前人的背影目不斜视。

——————————————————

  加冕前夜,士兵们喝酒庆祝王子的新任。个个东倒西歪好像被风吹过了的树木一样。黄少天作为主角难免被灌了点酒。一杯两杯没问题三杯四杯,年方二十的黄少天终于扛不住了干脆就在会场睡了过去。

  叶修静静靠在他旁边闭幕凝神,空气不流通使得他脸颊也染了点狂欢的赤色好像也喝醉了一般。他借着烛光环视一圈,冰凉感自脚尖蜿蜒而上。

  已经有刺客提着寒光白刃,轻巧的越过房梁顶端,击破了醉生梦死的士兵。来到黄少天面前。

  这样的狂欢,总是会出错的。

  王子的加冕狂欢还没有结束,他的生命就要终结。

  就在黄少天脖颈处前两三厘米的刀刃就快要划伤他皮肤的时候,低沉的男声里含了几丝令人胆寒的杀气。

  “我说你,胆子有点大啊。”

——————————————————

  黄少天是被各式各样的尖叫声吵醒的。

  眼皮不知为何沉重千斤不愿抬起,手脚略有无力头晕感还在往上袭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叶修的背影。

  然后是一片刺眼的红。

  ....!

  完全清晰的时候,黄少天硬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面前方才是洋溢着欢乐的大厅被、被血色染红。叶修的衣服破破烂烂。

——————————————————————

有時間一定會寫雖然我已經坑了兩篇(.... )


【叶黄】[未完]

我什么都不想说。
————————————————————
扣,扣,扣。
叶修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子,敲打了,然后发出声响。完全没有逻辑可言。
黄少天静静坐在他对面。看着他两只手都不停。
点烟。哒。吸一口。哒。灭了。哒。
前几个小时,不,昨天。丝毫没有空闲一般的生活终于逮着个空。就像是一段连击结束了,终于腾出喘口气的机会。黄少天把叶修约出来要给他一个惊喜。然后他等到天黑,也没有等到那个人的出现。
当时他几乎姿态要低到尘埃里。把自己埋在一无是处的时间里。
“叶修..你——”
“你等等。”
“等什么?!等到天黑被别人嘲笑像个神经病一样然后再灰溜溜回家?”
望着叶修递过来的纸,黄少天几乎没看就把它撕碎了扔进垃圾桶。抑制许久的感情终于爆发。
“我们分手。”
——————————————————
等黄少天回到蓝雨,就看见满头像苍蝇到处乱撞的苏沐橙,眼睛红的让人揪心,脸上的泪痕还没干逮着人就问叶修去哪了。
“你知道叶修去哪了吗?”
黄少天还没耻笑苏沐橙的痴心,就被事实喷了个眼花缭乱。
“之前他说要去找人..必须经过xx街..结果不巧那里又突然冲出来一个杀人犯..现在他又没电话..人又不在兴欣..黄少天...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一字一句扎在黄少天心头上。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电话声突兀的打破了对话。
免提。
“沐沐我们在第三人民医院找到叶修了你快来!医生说他昨天送过来昏迷了一宿然后早上跑出去了怪不得我们没找到他。在510病房你快点到!..如果在蓝雨,喊上黄少天!!!!!叶修一直在叫他名字……”
绷紧的弦最终被刀刃切开,然后崩断。
————————————————————

[叶黄]日常(2)

这里叶宿/岚羽

依旧是甜。于是日常系列都熬汤。傻白甜

请多指教。

  ——————————————————

“混蛋叶不羞居然比我高..”

  今天的黄少也是一如既往的,在扎小人呢。

  ...仔细看有点可怕,怨气好像要实体化了。

  缩在沙发角的黄少天全心全意的看着前面被针扎的面目全非的稻草人,全然不知叶爱国同志“路过”了沙发,景象尽收眼底。

  “叫你比我高哼哼哼烂了吧烂了吧哈哈哈哈”

  黄少天得意的打算起身,然后就发现坐在旁边的叶爱国同志嘲讽脸上似笑非笑,一脸看幼稚园小孩的表情看着手捏着半个稻草人(智商暂时只有幼稚园水平)的黄少天先生。

  “少天,你觉得我比你高不好?你这年龄过了生长期吧??”

  “滚滚滚滚滚滚就两厘米臭显摆什么???!!我告诉你本剑圣马上分分钟的事补的比你还高你当时候等着哭吧哈哈..唔...”

  叶爱国同志成功偷袭。黄少天张着嘴吞吞吐吐的他倒是先发话了。

  “我可以弯腰。”

  “...我们换个话题吧叶修。你吃了吗?”

——————————————————

  “黄烦烦,情人节快乐。”

  “叶不羞。”

  “黄神烦。”

  “叶心脏。”

  “黄神烦。”

  “叶没脸。”

  “黄烦烦。”

  “叶欠揍。”

  “黄烦烦。”

  “叶找打!!!..唔..叶修你大爷..哈啊..别碰那里..”

  处于上风的男人笑笑不说话。

  完事之后黄烦烦一天都动弹不得。特别某个部位。

——————————————————

  感谢阅读。

  情人节快乐,送给正在阅读的你。

单恋

莫名其妙的be。


深夜造福社会。


这里叶宿/岚羽。多指教

——————————————————————

  蓝雨赢了。


  望着满天的彩带和挂在会场上空的横幅,黄少天有点怀疑是不是在做梦。然后等他们站上领奖台,他才如梦初醒。


  蓝雨赢了。它获得了它应有的荣耀。然后昂着头站在第一名位置上,接受掌声和祝贺。


  挂在颈脖间的奖牌的确有点重量。喻文州把奖杯举过头顶,然后蓝雨全员一起合了个影。闪光灯照到黄少天身上,恍如隔世。他扫了一眼全场,也没有发现那个靠在墙壁上叼着烟给他鼓掌的家伙。包括他带领的那一群新人老人,都没有看见。他还来不及思考,脑子里就蹦出一句话。


  ——这是他最后呆的一个赛季了。


  他要走了,带着荣耀和鲜花。


  他要走了,带着病痛与无奈。


  下了台之后的黄少天很快被招呼去吃饭。搬完奖两三个小时之后在手机通信录翻动几下无果的剑圣大大——黄少天只好按下苏沐橙的号码。在黄少天打第三个之后,才勉强能听得见她抽抽搭搭的声音。然后伴随着,还有东西砸摔的声音。


   她说,叶修死了。


  然后像风暴一样,被席卷的黄少天获胜喜悦的表情扫的一干二净。脑子里一片空白手机直接砸入刚刚不知道谁放在他面前的鱼汤里溅了黄少天一身。


  叶修...。

  叶修。

  叶修?

  叶修!


  然后他能想起来的就是自己急不可耐的夺门而出拦了辆的士蹦到机场,把喻文州的所有问题扔到脑后买了一张最快去G市的飞机票冲上飞机飞到半空里。还好一飞机人都不打荣耀没人把他认出来。直到G市他才后知后觉没有问苏沐橙医院名字,思考一番之后直直冲向离兴欣网吧不远的落叶医院。


——————————————————


  不知道是不是好运,黄少天成功找到了陈果一行人。苏沐橙早就哭成了个泪人,莫凡闷闷坐在急救室门口。唐柔过长的头发盖住了眼睛,但是嘴唇已经被她咬的发白。病房里面是盖着白布的遗体。


  黄少天感觉一阵眩晕袭来几乎他有点站不住脚。扶着墙才能勉强稳定。


  叶修走了。


  在满天白花和刺耳的送别音乐中,他脑里只有这一句话。上面还有人在滔滔不绝的歌颂叶修多么伟大,多么年轻。直到黄少天上去之后。


  “我什么也不想说。”


  昏昏僵僵走下台,抬头什么都没看见,只有灰色的天空。鼻子里还充斥了呛人的烟草味。


  但是没有人站在他跟前冲他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也没有人叼着烟看他然后躲开他来掐烟的手。

  葬礼结束,黄少天回了宾馆。


  黄少天面对着叶修的照片,什么都说不出口。所有话都压在喉咙。房间里沉静了会。他轻轻说出声。

  “...为什么不等等我呢?”


  之前叶修和黄少天开了个玩笑,说黄少天要是拿了个冠军无论是什么要求叶修都答应。


  “我拿到冠军了。你回来好不好。”


  他高傲,能准确的把握机会给予对手最致命的伤害。他冷静,绝对不给对敌一丝破绽。他总把头高高的扬起。


  这一次,他却被绊了个措手不及,然后重重摔倒灰尘里呛了满面尘。


  “我爱你啊.....。叶修。”


  “你就不能为我彷徨,哪怕是一秒的时间?”


  滴滴答答的眼泪打到相片上。


  终其一生的单恋。


———————————————————————

谈人生收快递[不是


日常

怕遭报应我放甜(no

这里叶宿,新增圈名岚羽

请多指教。
————————————
黄少天看着手里抹茶的 黄少天看着手里抹茶的 pocky一脸不解,对于叶修为什么吃这个都要变成世界未解之谜。这种小姑娘的零食放在树边都没人捡的玩意叶修居然喜欢。
然后他抱着去见树的决心撕开一包抹茶 pocky,捞起一根塞嘴里。浓郁的抹茶香黄少天倒也不讨厌,边吃边感叹还不错的时候听见一个声音。
“少天,抬头。”
他下意识抬头去看声源,然后就感觉迎面一点烟草味扫过笔尖随后嘴里的 pocky就被外力拔走随后还来不及闭上嘴就被撬开牙关。吻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那人退了出来。
“味道不错。”
然后就看见那个人勾起的唇角和含着笑意的面容。


黄少天感觉地板都在晃,酒精灌的他晕乎乎的。
“黄少...?”卢翰文出声询问。蓝雨庆祝周年就和着战队的人还有粉丝开了个小派对。身为主力的黄少天被灌了几大杯,感觉咂咂嘴都是甜带苦的葡萄酒。
人群还在疯狂,黄少天找了个柱子靠着。扶着额头眼睛里飞几只小鸟。一个大胆的女粉丝打算给黄少天来个超级大拥抱然后把他拐回家,于是就走到黄少天的面前打算扑过去。还没起跳就感觉一只手挡在她面前,然后带点疲倦。
“我家的少天醉了,那么我就带他回家了。”
叶修叼着烟挑起笑容,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黄少天拦腰抱起来回家。
————————————
两个段子:3食用愉快。
感谢阅读唷。

[全职]微雪

日安各位。我是叶宿。

这次大概是长篇(吧(no

有时候撒个糖也是极好的(x

——————————


  今年的冬天来的异常的快。也特别冷。


  街道上已经堆起几个比人高的雪人,松松软软的雪花从天上凝成一团棉花落下。然后化在地面成为水蒸气腾回去。有点雪花挂在枝头,然后被孩子们无情的摇回地面。


  经过几场大雪,H市已经有了冬天的样子。到处粉妆玉砌,白雪皑皑。夜晚是属于大人的世界,早就到了孩子睡觉的时间。一对对情侣依偎着。打闹着。乐不开支。


  叶修就像是被世界遗忘一样,虽然不可能坐在家里享清福,但是他却抱着手机迟迟不肯入睡。


  [夜雨声烦:晚安。叶修。]

 

  直到这一条发过来,他才慢慢放开手机。手机对面的人发了高烧,他身处别的城市叶修也不可能立马赶过去,只好拜托那边他认识的人马不停蹄的赶去照顾他。突如其来的发烧搞得叶修措手不及,却无法去对方身边的焦心感一点一点磨去叶修的理智,直到这一句出现,他才稍微安心。几乎要打上结的眉头松开一半。


  这人一直是他的心头肉,外人绝对不可以动的伤口。可是他们隔着老远,异地恋的痛苦尝了个遍。叶修是个签约作家,黄少天还只是个学生。

 

  叶修抬起桌角方才泡的咖啡喝看一口打开文档开始更文。咖啡的温暖只在胃里停留半分然后划过。用电脑编织着一篇一篇乐曲,然后在脑内奏响。


  打完最后一个句号,已经是第二天的黎明。叶修伸个懒腰坐起来。桌上的咖啡已经凉透。完美的结局,主角最终斩杀了一切艰难险阻,追到了心心念念的人,然后抛开一世浮华冲去郁郁葱葱的森林。一起与世隔绝。


  ——大概是最适合这个故事的结尾。叶修这么想。然后关上已经烫手的电脑,昏昏沉沉撞到沙发上闭上撑不开的眼皮然后进入梦乡。直到同室的老烟杆起来规律的上班看见一地狼藉捂着脸冲出房间吵醒了浅睡眠的叶修他才带着点倦意坐在沙发上拿过手机敲出几个字。


  [君莫笑:早安。少天。]


  窗外的光已经透过窗帘斑驳在地板上,叶修走到窗台边然后拉开窗帘,撒入他眼眸里的光令他有些睁不开眼。但是当他想起黄少天也是这样迎着晨光上学的时候心情好了不少。他不讨厌光,他的心是柔软的,也需要光的呵护。


  ——大概。

————————未见待续


大晚上无聊(不是)于是我开作死。微虐慎入。


这儿叶宿,请多指教。


——————————

  叶修死了,死于车祸。

  他甚至还能记得当时他死的时候自己那狼狈样,嘴角挂着的血还未擦干。满地的血和一地的哭喊。

  他站在旁边静静看着急救车带走他的尸体,脚步凝结成一团,走不动也不想走。

  他觉得世界不过也就这样,一瞬间你可以活,也可以离开。

  然后他终于抬起沉重的步伐离开,把血泊丢在身后。把自己丢在身后。

  他到医院的时候,自己已经死亡了。

  他看着眼睛哭肿的苏沐橙,有些呆若木鸡。

  他看着沉默着的黄少天,心里恍惚的像过了一世纪。

  他看着没有暴怒的韩文清,眼里终于积上不属于他的寂寞。

  整个抢救室外一片寂静。没有人出一点声音。

  叶修终究是走了。

  叶修终究是走了

————————

  等叶修飘飘乎乎晃回医院外的时候,他看见黄少天拎了个酒瓶子在公用椅子上,两个瓶子,一个他的,一个斟满酒水,摆放的端正。

“叶修。”他唤,声音不像往常那样,听着就能明白这人多神采。

  “嗯。”叶修耐心的回答,眼神终于是泛出一点光。

  “叶修。”

  “嗯。”

  “叶修。”

  “嗯。”

  “为什么你不回答我呢…。”

  “……”

  人和鬼是无法通话的,谁都知道,叶修只是徒劳功,算尽到他喊至声音嘶哑,黄少天再不可能回头看他一眼。

  生死相隔。黑白又间。

  黄少天想要一句叶修的回应,叶修想让黄少天听见他的回应。

  但是那的确是听不见了。

  ————————————end

  朋友,你听说过兴欣男神教吗?